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4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47

-----正文-----

陆禅起初还当自己没听清楚,想着再问问方久,结果人家呼呼大睡,没给他提问的机会,这倒让他皱眉思考了好一会儿。

无论是他又或是方久,两人不管从前还是现在,至始至终好像都没提过那两个字,哪怕是在床上最最激动的时刻,似乎也从未提及。

他参不透阿久呢喃的这句“喊我老公”,到底是让他用来称呼阿久,还是阿久想用来称呼他。虽然有种平常夫妻的感觉,但仔细一想,套在他俩这样的交往模式上,又显得有些怪异违和。

当然,这主要是他俩自己的问题,又或者只是陆禅自身的问题。

不过他想了想,如果阿久私底下偶尔这样喊他一次,好像也不赖。

翌日方久醒得早,方久看陆禅那么大个子的一个人窝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,一时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心疼。

他们俩把别的情侣夫妻间该做的不该做的事,多少年前就都做了个遍,怎么陆禅现在反而连跟他躺在一张床上都不敢。

他看到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在了洗衣篮里,一走近便闻到了股难闻的酒臭味。他很少喝酒,养了帆帆之后,为了照顾孩子更是滴酒不沾。昨夜在大鸣那儿,倒是这几年来第一次的放纵。

他当然知道,自己身上定然跟洗衣篮里被换下的衣服一样,有股难闻的酒臭。好在换过了睡衣,估计陆禅又替他擦过身,现在闻着味道不大。他又伸手哈了两口气,自己闻着确实挺恶心。他替窝在沙发上的陆禅盖好毯子,才蹑手蹑脚地去冲了个澡,又刷了牙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