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0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据说,与死神共舞,能听到骸骨说话; 我与死人对话——”

-----正文-----

萨尔·费沙十五岁,没人能说他不够年轻。十五岁,正是精力旺盛的年龄。他四肢健全,头脑也灵光。容貌略逊色些——这显然是委婉的说辞;身形也不像父亲亨利那般高大,不过五英尺出头;瘦削——据说,在疗养院时,这具身体一度因拒绝进食而萎缩成干瘪的枯木。除开上述种种,无论如何,他也都是个健全的男孩。正常男孩到了会梦遗的年龄,十五岁,不多不少。萨尔并不感到羞耻,没人应该为生理现象感到羞耻。相反,在用力揉搓四角内裤并回忆昨夜之梦时,他努力找寻——关于“性”的部分在哪里?梦是虚无;性是虚无;遗精也是几近无的白色。萨尔·费沙善于遗忘梦境,这是他搬进艾迪森公寓后患上的“地方病”。艾迪森公寓吞噬掉他的梦,就像座头鲸张开嘴、吞下万吨鱼群与腥咸的海水;他的梦也被无名怪物的“消化液”腐蚀殆尽。

当然,某种意义上来说,并非全是坏事。

自夜晚少梦后,萨尔久违地重获安稳的睡眠。他脱离了梦魇折磨,可以一觉睡到闹钟叫穿耳膜。那倒是难得的。通常,他会比设定好的闹钟更早醒来,然后等待;滴答、滴答;躯体僵死般直挺在床上,如等待宣判——有人在倒计时:时间到,行刑……闹钟响起的瞬间,萨尔将它拍倒在地。我又赢了,小废物。他与坠落到地板上的闹钟对视,徒劳挣扎两下,走下床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