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一发完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-

-----正文-----

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那是民国十六年的深秋。古人说多事之秋确是没错的。

那天我起的格外早,天还笼在幕布里,表演的人还没上场,配乐就开始吱呀呀地响了。

天有些冷,我关上了窗,拢了拢衣服。

*

我如往常一样来到戏院,给自己画好浓彩,穿上戏服便上了台。台下都是老观众,其中有副新面孔倒是我一次也没见过的。那是个军官。五官凌厉得很,坐在那里就像要削破我的戏服。

今天唱的是《牡丹亭》,是我最拿手的一曲了。师傅说我面皮清秀,让我当的小旦——杜丽娘。我倒也不在乎这些,唱什么不是唱。

“袅晴丝吹来闲庭院,摇漾春如丝。”

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”

……

好歹是终了一曲,回到化妆室,却瞧见桌上摆了一束花。是栀子花。我清楚的。

只是…我倒未曾见过有人送栀子的。那时的人不兴这些,有条件的买条洋丝巾送给女方都能让人顶开心了。

我把花放在一旁,准备卸去油彩。才卸到一半,就有人推门进来。是刚刚台下的那个军官。那个要削破我戏服的军官。我一时有点慌张,这不是他可以进来的地方。妆卸到一半的我,尽管看不到模样,现在想想也定是滑稽得很的。

“军爷,这里…是后台,您走错地了吧?”我试探性地问。

“没走错。我来找你的。”说话的语气跟他的脸一样,不过这次是要削破我的喉咙罢了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