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14

-----正文-----

宋瑕星并没有给出关于以后的任何的决论。

季林在他走后坐在办公桌前将节拍器打开使之重新摆动起来,他想宋瑕星肯定早就已经记不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。也确实只是一个平常午后,因为司机想请一个钟头假,季林才提前出发去了钢琴老师家。

如果没有那个偶然,或没有那场阵雨,他和宋瑕星或许永远也不会相遇。

天意往往弄人。

老师家通向琴房的过道窄且深,在炎热的夏季都渗着阴凉。

琴房的门没有关,钢琴的旋律十分调皮,像一个撑着伞的孩童避着路面的积水跳动着奔跑。

钢琴就摆在窗边,窗外的蓝雪花在雨棚下盛开着。宋瑕星逆着光,手指翻飞,发丝跳动,当他们推门进去,他就停下来,好奇的探了探头。

老师走过去,在节拍器旁拍了拍,训道:“这东西放着干嘛的,弹得这么快,超越李斯特是吧!”

弹的是车尼尔的740练习曲,第49首,原速就不慢,宋瑕星弹出了李斯特六号狂想曲的意味,完全不顾节拍器的节奏,只按自己心意发挥。

后来他悄悄地告诉过季林,他一点也不喜欢节拍器;而季林觉得节拍器的规律摆动使人安心,咔嗒的摆声像宋瑕星稳健的心跳,而振鸣是他愚忠的附和。

近乎二十年前的初相遇记忆理应不该如此清晰可考,季林也怀疑是否只是自己凭空的想象。据说人的记忆原本是很稳定的保存于大脑之中,每一次提取记忆都可能在真实的记忆上进行一些虚假的修改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