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22

-----正文-----

宋瑕星趴在季林身上喘气,将他汗湿了贴在脖子里的头发放在手指上打转,缓过神觉得自己像一只给同伴抓跳蚤的猴。

“你这头发是烫过了还是本来卷的?”宋瑕星枕着他的肩问。

“本来就卷的。”

“怎么以前没发现。”

“以前剪得短就不明显。”

宋瑕星研究他的头发,季林被撩了几次头皮,有些意犹未尽,凑在宋瑕星脸旁若即若离地吻。宋瑕星没气力再来,借着姿势占据的上风,握着他的手腕压在枕上摆出个投降的姿势。

“季总技术这么好,看样子不是新手,不知道在哪里学的?”

季林抬头亲他,说“没有。”

“又不是怪你,只是想让你带我见识见识。”宋瑕星调笑着刮了一记他的鼻梁。

季林揽了他的背贴着自己,身上没干的汗滑腻腻地融在一起。

“有什么好见识的,那种你也敢?”

“季总果然有门路,带我去看看?”

季林突然小气起来,问宋瑕星:“要是以前给你机会,你要吗?”

宋瑕星只是好奇,真要带他去那种场所恐怕第一个掉头要走的就是他。不过季林这样问了,他就设想了一种最理想化的状况,“如果是在绝对自愿及安全的情况下,我觉得花钱买性也无可厚非。”

他像是尝了鲜后变得下流恶劣的高中生,嬉皮笑脸地问季林:“季总真的没买过吗?”

季林看着他没说话,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淡,宋瑕星也察觉了,敛了笑,还要故作气盛地问他“干嘛”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