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26

-----正文-----

宋瑕星下午两点多的飞机,季林家里还在设宴,他不得不去,走的时候宋瑕星还睡着没起来。临近饭点发消息问他准备吃些什么也没回应。

季母看他频频看手机,找了个空隙问他怎么心不在焉,季林推说没什么。今天招待的都是季父生意场上的朋友,季林招呼了一圈,总觉得心神不宁。司机看到了时间,跟他报备准备回去送宋瑕星去机场,季林应了,又握着手机在门口踌伫。

季母远远看他沉着脸,走过去拍他,见他失了魂似的。“有事?有事就去忙,等下他们喝酒你又被灌得难受。”

“那我先出去一趟,晚上回来。”话都没来得及讲完,他就推开门出去,急打电话叫司机转回来接他。

宋瑕星见他开门进来倒有些吃惊,“你怎么跑回来?司机送我就好。”他已经准备好了行李,随时要走。

季林看他还在家里,松了口气,惴惴地问:“你是不是哪里生气?”

宋瑕星看他一眼,在沙发里坐下,让他也坐。他确实是心里有股气,憋到现在,觉得还不如讲出来对大家都好。

“有些事情不如一早先说好。”他说,“我是绝对不会接受什么代孕,也完全不想要什么小孩。如果你最后需要传宗接代,干脆我们现在就这么算了。”

昨天听到他母亲说的那些话后他心里就不舒服,虽然他们还没有到必须跟父母家庭坦诚的阶段,但他也做好了迟早会坦白的打算。他当然不认为这段感情一定会天长地久,但肯定是以“everlasting”为目标的,如果已经预见了不可克服的阻碍,不如及时止损,到此为止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