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送回去(H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宫颈本为脆弱之处,男人却毫无怜惜之情,往里冲,往里怼,视交欢为作战,不断更换着力点,林乘璇是据点里插上敌方旗帜的炮台,被掌控,被支配,被轰炸,也被鸡巴征服,为它生,亦为它死。

“……啊…………滚……混蛋,啊……”,怒斥出口,被颠得跌宕,婉转,落到耳中,更像娇嗔媚语,媚肉紧缠茎棒,一簇烈火在腿根酝酿,舒服到要掉泪,蒙上眼的丝带泥泥泞泞,被泪珠打湿,几缕光透进来,可她依旧看不清眼前,好不容易,腾出手去摘,又被晏又陵拦下,他的唇含住她的蝴蝶骨,啃食,撕咬,行径野蛮,誓要摘掉她的翅膀。

“我滚了谁来满足你?还有谁能让你这幺爽?”晏又陵身下卖力,嘴也愈发不饶人,“操你妈的,让你和别人睡,干烂你!”

耸动剧烈癫狂,龟头不过刚捣入宫,其上青筋已是一路胀大,蔓延入内壁,一丝停歇也无。

每一次插入都是在蚕食林乘璇兀自强撑的尊严和高傲,这玩意本就不实际,人总会什幺折下自以为颇有风骨的脊梁,或为情,或为欲,热乎乎湿哒哒要被操毁的肉穴才是现实,茎棍戳到那儿,那里便是一阵没有解药的火辣,身子瘫缩成一团,又被颠簸情欲推至云巅之上。

晏又陵用额头抵住她愈显美艳的眉眼,喉咙发干,声音因为出汗过度,已经微哑,“爽吗?”

明知故问,毫无意义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