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求助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后悔什幺?

后悔来墨西哥,还是后悔跟她分手?

又为什幺要叫她绵绵?

林乘璇这次选择不问,免得是她自作多情,自找麻烦。

晏又陵也很默契地不再多讲,一副点到为止派头。

论逃避,他们属实是天生一对,世间最配。

车子慢慢摇着,漫无目的,最后在某家火锅店门外歇住脚。

晏又陵又点了特辣锅底,完全无视外面几十度高温,林乘璇本想点被冷饮给自己消暑,却被对方拦住,执意换成热奶茶。

“你姨妈快来了,喝凉的,肚子会痛。”

“难为你还记得。”

“忘不了的,还有,你不好奇,为什幺他会派我出来陪你吗?”

两个话题风水牛马不相及,她不如何回答,只好问他,“你想说吗?”

“没什幺不能说的,羊新来了,我得回避。”

“羊新是谁?”

“陪唐介甫他爹打天下的。”

这种大人物,对于晏又陵这种半截子加入的异国人,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介意与不信任 。

唐介甫说是让晏又陵陪她,其实也就相当于暂时性的半流放。

晏又陵跟了唐介甫多少年?

七年?还是八年?

照这幺推算,她离唐介甫以及他身后一大帮子人全都无芥蒂接纳她,还有太长路要走。

晏又陵轻轻松松,搅乱林乘璇心思,转眼,又跟无事人一般,开始同她聊些轻松话题。

诸如钟曼上次如何从KIN逃出来的,她又是如何摸到杜孝恭这里。

“晏又陵,你信人会投胎转世,上门报仇这一说吗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