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新生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春复一春,夏复一夏,迎来送往,不知过了多久。

梦境中,有个声音,不合时宜,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,拦着她去找孟婆,累觉不爱,不得不睁眼。

眼皮有千斤重,尽头是白茫茫一片,白雾褪去,晏又陵现身,满头白发,一动不动,像尊守护冰雕,擡眼时,里面藏着的红血丝真可吓死个人。

“我还活着?”

声音干瘪,晦涩,不像她,又是她。

“嗯。”

林乘璇挣扎,想要下床,却被胸口巨大窟窿打回原地。

“别动……伤口还没长好,你想做什幺?”

“我想看太阳。”

死人是不能看太阳的。

“好。”

晏又陵抱起她,天旋地转间,她瞧见珐琅样式的屋顶,是从没见过的房子。

出了门,正遇上钟曼熬好药,送上楼来。

“我天!!!什幺时候醒的,你们要去那儿?”

“我抱她去看看太阳。”

“等等,我也要去!”

空气衔来末夏的热,街道水汽腥躁,来往行人大都衣衫褴褛,肤色有白有黑,无房无车,无工作,是社会生态链最底层的蝼蚁,过着马萨特兰与罗德奥交界地带贫民窟最日常的一天。

太阳,微风,青草,受苦众生的脸,她终于感到自己是活物,眼眶溢出大串泪珠。

晏又陵像小时候一样,一下一下拍着她肩头,告诉她,一切都过去了。

好的坏的,都过去了。

午饭之后,钟曼拉着她侃家常。

“哎呦,我的璇璇,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,再不醒,老晏头发都该掉光了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