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np——接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以防万一,唐介甫还是准备去卫生间整理一下表情。

按摩,提拉,里里外外,仔仔细细,将表情孵化到最好。

出了门,底下马仔却告诉他,林小姐和钟曼刚才,也就是他在卫生间一刻不停,忙着做准备工作时,就出去散步了。

……

好吧,真是流年不利,一次两次都这幺错过。

唐介甫干脆去病房守着,总归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晏又陵是一个相当有生活情趣的人,那怕是贫民窟,也能在其破败不堪的皮囊之下,造出一个轻奢优雅的温馨小窝。

比如现在,养病的地方更像公寓 ,玩偶,运动器械,幕布,设备一应俱全,两个单人床铺情侣床单,杯子和拖鞋也是情侣的。

地球人手一份的阳光都偏爱这里许多,湿漉漉的金黄光线,落入其中,就像大浪淘金,和他黑漆漆空洞洞别墅完全不同风格,看着就让人想躺上去。

周公很久没找过唐介甫,每日睡眠休息机械,无意识,持续不了多久。

然,在与女人香喷喷小床床融为一体之后,周公随即而至,眼皮沉沉,好像在练举重,伴着枕边似有似无香气,终是睡眠沉沉。

有人终于找到心灵归宿,有人被狠狠吓一大跳。

定了好几睛,林乘璇才敢确定,床上鼓起那一大团是唐介甫,不怪她眼花,男人姿势实在太隐蔽了 ,整颗头埋于被子深处,后者随前者呼吸或起或伏 ,像长满绿草的山丘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