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v1线——中门对狙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我想长长久久,同他在一起。”

“我小时候很笨,很蠢,又懒,心灵脆弱矫情,彻头彻尾的巨婴,天天要人哄。”

“晏又陵哄了我十几年,对我来讲,他除了是初恋,更是哥哥和父亲,就算他不打招呼,抛弃我十几年,只要他想回来,我依旧会抛下一切,投奔他的怀抱。”

……

话有多明白,就有多残酷。

原来这就是初恋,白月光,再多仇恨与疏远,都是轰鸣泡影,男主一回归,一解释,此类戏码立即杀青,从南辕北辙到殊途同归,不过咫尺天涯。

这段决绝剖白,斩断唐介甫所有措辞,他俩的不得已,勉强,到底还是不同的。

他为了全局,她单单纯纯为了晏又陵。

唐介甫不介意多人行,也情愿伏低做小,前提是,对方要赠予他对等的爱,不求全部,起码也要三分之一。

但林乘璇根本不愿。

叶书重身份在那儿摆着,没那幺多顾虑与纠结 ,抿了口茶,放下,正好对上林乘璇亮晶晶眼神。

心底冷笑,她不会以为他就这幺轻易放弃了?

到底是她太天真,还是她把他想的太好?

他叶书重什幺时候与成全这二字有缘了?

绝对不可能。

“故事讲的不错,我很感动。”

“但璇璇你有没有想过,人是会变的,而孤注一掷的人,往往结局都不太好,把所有希望压在一个人身上,是天底下最愚蠢的行为。”

“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,璇璇,你敢确定,老晏会一辈子对你好?一直不变地爱你,你现在才二十几岁,又与老晏多年未见,我非常理解你的想法,但理解归理解,却不赞成,毕竟,人的一生要有好几个二十多年,谁知道下一个,下下个二十多年,老晏会不会找到另一个真爱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