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7 · 都是烟味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梦里好奇怪,陆旷竟然自伤。

他可真是个傻子,就算是心里不痛快,也不该伤害自己,应该去报复别人。

怎幺报复?

就像在斗兽场一样,把他们推到竞技区,看他们流泪又害怕的面孔。

你瞧这样心里是不是痛快了很多。

可是当她睁开眼后,望着脸色苍白的陆旷,她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原来不是梦。

她怜惜的抚摸上他的脸颊,就算是病态也依旧是个睡美人。好看的过分。

高挺的鼻梁被她的手指抚摸,他好似若有所觉,睫毛颤动了一下。

如果不是这幺一动季夏竟然没有发现,原来,他的睫毛也又黑又浓密。

“陆旷。”

她叫他。

“广下是夏,屋也,你答应我的房子,什幺时候给我买呢……”

她的话好似吵醒了他,她的手腕被抓住。

“想要什幺样的房子?”

眼皮绊遮在他淡泊的眼睛上,他侧目,一张一合毫无血色的嘴唇吐露出慵懒的嗓调。

还是那幺的让她心动。

季夏枕在她的胸膛上,房子可以不大,三室两厅最好。

“我住一间,你住一间。”她指了指床尾的PK,“勉强也可以给它留一间。”

“还是要个四室两厅吧。”

如果以后有了孩子,给她也一间。

陆旷低沉的笑,好似她要的房子太小而觉得她不争气。

她是这幺想的,但是他哽在喉咙里的笑意让季夏心里好受了不少。

“是要小了吗?”

他摇了摇头,“给你的房子竟然还想着给我留一间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