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69尾声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不要自责。”沈诏摇头:“你平安已经比什幺都好了。”

廊下又开始簌簌落雪,雪花越来越大,一节枝桠承不住重量压弯在阶前,啪地断下。沈诏却不冷了,胸口煨得暖融融的。

许愿擡头看他:“我跟诏诏坦白了我的事情,那我可以也问问你的事情吗?”

沈诏颔首。

“你肩膀上的伤是怎幺回事?”

许愿直直看着他掩饰慌乱的眼睛,“不要骗我,我都已经看到了。”

她其实没有亲眼看到。

沈诏谨慎,哪怕是做爱睡觉也把衣服穿得好好的,但她可以猜到他这样小心翼翼地藏着,一定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。

沈诏听到她问起,嘴唇抿成线,又开始惴惴难安了。

“我不会嫌弃你的,但你得告诉我是怎幺回事。”

许愿从他背脊摸上去,顺着光滑的面料按住他的肩线。

沈诏被她软乎乎的力道游走在背部,挠到心里发痒,可那只手真的停在了他的伤口上,一下把旖旎的相贴碎得分毫不剩。

许愿叹了口气,“如果愿愿留了满身的伤疤,你会嫌弃我,不要我吗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沈诏下意识抱紧了她,想起他检查过她身上没留下疤痕,才放下心。

“那我也是一样的。诏诏,到底要我怎幺样你才能平等地看我。”

许愿隔着面料都能感觉到那块疤的凹凸不平,愧悔在眼睛里浓得化不开,只能拼命埋进他怀中。

“是我害你这样的对不对,那我怎幺可以再嫌弃你,你别把我想得那幺坏啊……我只是担心你……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