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After Dark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我也没听说过有人能昏睡小二十年,除了睡美人。”

阅读提示:黑花,极微量瓶邪。沙海之后。吴邪第一视角。有助推剧情的其他人物,无感情交集。瞎子出场晚,别急。

-----正文-----

“你知道,我的人生已经足够复杂,没什么闲心体谅别人的人生。”

小花呷了一口冰镇杨梅酒,长舒一口气。看得出来整个人刚刚从头到脚收拾过,头发里一丝丝温暖的水汽还没散尽。可能是胃里没东西,几口酒下去,他透白的脸上就浮现出淡淡的红晕。

我以为后面会是一个血雨腥风的故事,毕竟刚刚结束的这场战役中我也时常徘徊在生死的边缘。在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,我曾认为生与死的边界像坚实的墙壁一样牢不可破,如同善恶的分界线那般笃定。后来这堵墙和我既往人生的许多认知一起不断崩塌,在几年之内变成一帘黑暗中的帷幕,薄弱到轻轻往后一靠,就可以突破界限跨入另一侧。

小花恐怕大半生都过着背靠黑暗与帷幕紧紧相邻的生活,比我醒悟得更早。就像我抵达眼镜店时,他就在这里自斟自饮,要不是头发那点潮湿的光泽,我以为他已独自枯坐良久。

苏万见我来,借口练习萨克斯一溜烟躲到别的房间。

“吃点。”

我对北京的吃食并不熟悉,也不是特别对胃口。胖子说上世纪中关村一带住了很多院士,不少都是南方人,在运输成本还不低的年代,那边附近菜场就能供应南方特有的蔬菜,砍价甚至能听见上海话,叫我去碰碰运气买点不常见的食材。我说你快算了吧,眼镜店里起炉灶也不怕把房子点了。胖子说少废话,老莫西饼听说过吗,还近点!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