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咔哒一声。门把响了,断了李霜落的思路。

林逢维进了门,锁了,径直朝她去。

李霜落眼神散了,只是注视着他,从他进门,到她跟前。

他手碰了碰她的红脸,都是烫的,“热不热?”

林逢维从天台下来,风吹混雨,手自然也是冰的,冰得她一个激灵,但是舒服。于是她木讷地点了点头。

他干脆在她跟前蹲下,两手都捂着她脸,给她降温,“都知道了?”

“我这幺多年都是白费时间。我妈她早想着报复我爸了是不是?我爸也狗改不了吃屎,还在搞婚外情是不是?”

林逢维拇指到了她耳垂处,捏了捏,“还是没法接受?”

李霜落像兔子没错,但她是不太爱哭的那种。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。她觉得不是,毕竟从小她被灌输的理念就是她就算不哭,也有糖吃。渐渐地,她干脆进了个死胡同,再操蛋的事情在她身上,她也不哭。对她好的,不哭都有糖吃。想看她笑话的,哭了更是称了人家的意。

可现在她真想哭,不冲别人,就为她自己这十年的白用功感到可笑,无语。她擡了眸子,“你们不告诉我就是怕我接受不了?”

林逢维嗯了一声。

李霜落笑了,“我不是真兔子。没那幺弱。”

说罢她就起身了,自顾自朝门口走去,脚步很快,林逢维还没反应过来。不过她拧了好一会也没把门打开,给了林逢维时间。

他到她身后,摁住了她手,“去哪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