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强制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往下继续听,叶书重胃酸得厉害,想吐,要把消化不了的情绪都呕出来,耳际传来的男女对话开始变得模糊。

晏又陵撂下质问,有几秒,林乘璇像被摁下暂停键,一动不动,眼前男人占有欲和破坏欲都来得莫名,她突然笑出声。

“晏又陵,你要是空虚寂寞,就去找女人,别把你那可笑的好奇心用在我身上,我周围男人,你个个都要怀疑,忙得过来吗?再者,你有什幺立场质问我,大家桥归桥路归路这幺多年,你今天才想起来发疯?”

“不承认?”

林乘璇嘴角扯出的讥笑来不及散场,她整个人便被晏又陵挟持住,摁进怀里,彻底陷于那阵冥香。

“没事,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开口。”

法子无非老几样,言语威胁,把她带进仓库,扔在床上,准备强行逼问。

套路心知肚明,林乘璇又怎幺会坐以待毙,她像上了发条的玩具,在床上不停挣扎,腿往男人胯中间使劲,莽夫之勇,不聪明,要的就是惹火。

晏又陵被她搞得烦不胜烦,直接上手掐住大腿根,床坐南朝北,位置方便反射太阳,袖扣是宝石材质,带来的光直接打到眼睛上,稍微不设防,晏又陵就占了上风,继掰开她大腿根之后,又钳住她的腰,然后,就是撕衣服,衣服脆弱,在盛怒男人面前还比不得一张白纸。

“晏又陵,你他妈疯了?”

他还没疯,多年缺席,他手感已经生疏,只能凭蛮力把衣服扯开,不如从前,他脱光林乘璇好比庖丁解牛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