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90剧情:故地重游的谈话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瓦莱里娅像是中了浑身冰冻咒一样僵在原地,刚刚一直硬生生憋住的泪水再也克制不住地夺眶而出。上一次她近距离听见这副嗓音还是在去年夏天,在莱茵斯顿家的庄园里。那副声音语重心长地告诉她,弗雷德与乔治·韦斯莱变成通缉犯是迟早的事……

现在,理乍得·莱茵斯顿压住她的身体,捂住她的嘴,不住咳嗽着,一边掏出一个手铐,将瓦莱里娅的双手向后反剪着铐在一起。他声音颤抖却依旧难掩兴奋,高声嚷嚷着:“抓到一个纯血统!”

“干得好,老家伙。”贝拉特里克斯欢欢喜喜地说。

瓦莱里娅手被捆住,动弹不得。手铐像是两个手镯,牢牢黏在一起,她两只手的手腕也被迫贴在一块儿,行动不得自由。她满心绝望,说不清是对弗雷德和乔治的担忧多些还是对“神秘人”以及自己父亲的厌恶仇恨多一些。失去意识之前,她听见的最后一句是——

“昏昏倒地!”

再睁开眼时,她已经在自己熟悉的莱茵斯顿庄园里了。在她昏迷的时候,她的手已经被转到了身前铐住。手铐上刻着“纯血统,活捉”。即便是在这种时刻,瓦莱里娅都不得不佩服“神秘人”的创意和幽默感。她思忖着弗雷德和乔治是否已经被捕,又或者是被就地杀害了;紧接着她又想着,自己差点杀死了理乍得·莱茵斯顿,她自己的亲生父亲……

她并没有什幺多余的情绪。她带着一种不合时宜的冷漠和冷静,置身事外地想着父亲、母亲、贝拉特里克斯、穆丽尔姨婆。当然,她想的最多的还是弗雷德与乔治。她试图用旁观者的角度分析一下两兄弟现在可能会面临的处境,又抱着最悲观的态度假设他们已经死了。她无法给出任何反应,无论是悲伤、哀恸还是愤怒、愤恨。她的大脑彻头彻尾一片空白,就好像是在看一出话剧,在看着与自己无关的别人的故事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