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4.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香煎鲈鱼

-----正文-----

杜群青不敢打扰他,又不想走,安静地伫在原地听木鱼声和严枢低沉的诵经声,觉得自己身心都受到了洗涤,仇恨怨念都烟消云散了,但贪婪和物欲没有,这是他立身之本。不爱钱权是不可能的。

严枢放下了木鱼,背对杜群青仰头看着佛像,声音里听不出情绪:“过来。”

诵经并没有让严枢变得更和蔼慈悲,比起平时的平和,此时他情绪明显异常。杜群青有些怯懦,心里念叨着高风险高收益,还是勇敢地走向了他。

不等杜群青在他身边站稳,严枢拉着他手腕把他扯到身前,大手握着他的脖子把他提得踮起脚来,好像在索吻。严枢垂眼凝视着他的脸,眼神里全是毫不抑制的暴戾,轻笑道:“被人骗来了?”

杜群青心里在骂娘,没想到还有这种坑,自己傻逼似的撞枪口了。他算是发现,严枢每次只要满足了自己暴力的欲望,情绪就会不正常几天,越满足越不正常。他怀疑严枢是把自己压抑变态了,一点无伤大雅的小癖好而已,双方你情我愿,谁也管不着。

严枢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,低头贴着他的唇道:“我管的着。我不想做的事,连我自己也不可以任由自己做。”

随着他的话语,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用力,杜群青只感觉自己喉咙要被捏碎了。他只有脚尖着地,很大一部分靠着严枢的手保持平衡,喉咙上的窒息感越发明显。他两手不自觉抓着严枢的手使劲掰,然而脖子上的手并没有松开。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,杜群青脸憋得通红,喉咙里发出缺氧的喉音。奇怪的是,杜群青心里并没有多恐慌,似乎笃定严枢会在自己窒息而死前放手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