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双子座流星 纸花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最后一场

-----正文-----

1

长港今年最浩大的一场流星雨还未从帽山头上飞落时,有关它的推送已占据了林恺关注的大半媒体,说它除了是规模最大的,也是今年的最后一场星雨,双子座,日期恰好卡在十二月正中。

报道上的字眼不像在预告它的辉煌,反倒像赶人去瞻仰那些星体碎片,少看一眼不亮,多看一眼就赚到,但要是单论耀眼璀璨,帽山下霓虹闪烁纸醉金迷的海上邮轮不更令人花眼?

这么想着,真到了那晚,林恺还是睡过了时辰,等他醒来时针已走过十二,翻手摸上枕边,没有人,却摸到了兆绪的一件外套,蓝白色的绒衣上还残留着薄荷味道。他说过,他最近在戒烟。

翻身下床,他赤脚走出房间,十二月的长港早冒起寒气,地上铺的柔软毛毯为他挡住了一部分,剩下一部分沿着脚踝往上,林恺不在意,脸色却跟脚背一样白。

客厅的电视播着马拉松,音量低到听不清,沙发上的背影挺直宽肩,一手搭在沙发沿,一手拿着遥控器,按键的手指放在上面许久,直到被林恺的出现打断。

“怎么醒了?”兆绪起身朝他走去,将他抱到沙发,看着他赤脚又着单衣,一阵心疼。

林恺在他怀中深吸一口气,闻到的还是令他安心的薄荷味,他轻轻摇头,转眼去看电视,“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看。”

看的还是回播的长跑,无不无趣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