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海浪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不会有回答的

-----正文-----

季枝枝说出去一下下,之后就很久没有回来,周和颂手头这个吊瓶已经走空,他便想自己把针头拔掉,恰在此时,病房门被推开。

居然是周煜止。

他穿着黑色羽绒服,高挑的身形,清冽如同一片冬天蓄积着冷意的柏树枝。苍白昳丽的脸在顶光灯下投射出朦胧的阴影,眉头紧锁,看上去脸色不佳,那双纯正黑色的眼瞳极快地聚焦到周和颂身上,隐蔽地上下逡巡了一遍,像是在做某种确认。

背后是光线黯淡的走廊,以至于他整个人也像融进了某种负面情绪之中,然而光影随着步伐的移动变换,待到他走至周和颂身前,几步之间,他已经变成平日里的周煜止了。

但周和颂就是看出来他心情特别不好。

更甚者,很差。

以至于他询问周煜栎的话语都又折返回去,总觉得在这时刻提起对方会加深周煜止的不悦,但他又是在很担心周煜栎,他问季枝枝,她却支支吾吾,糊弄了过去。

“季枝枝...”他甫一开口,嗓音还沙哑着。

“我让她先回家了。”周煜止淡淡回答道,又在桌子上放了一盒蛋糕,草莓的。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却没什么解释。

明明比赛还有一个星期的。

继而他俯身自然地握住周和颂的手,轻轻按住细小的针头,将其拔掉,冰凉的指腹按压在青色血管之上,动作轻柔又果决。

周和颂只呆呆地盯着他看,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