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推理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林乘璇眨眼,表示对唐介甫想法的肯定,接着又说道,“你们也看见了,园长除了脖子上那道比较明显的勒痕之外,表面再无他创口,但是,我刚才扒开园长口腔,没有发现假牙,屋里也没有,正常来说,这种戴假牙的老年人都会把假牙泡在一个杯子里,睡醒之后再戴,所以我怀疑,园长的致命伤是在口腔里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趁园长睡熟,用电击棒电击他的口腔,待人断气,又把园长摆成自缢的姿势,误导其他人,园长是由于儿子去世伤心过度自杀的。”

唐介甫在杀人作案上,悟性极高,他方才说的,正是林乘璇想表达的。

“嗯,拿走假牙有两种可能,一是凶手心虚,二是这个人恨极了园长,毕竟,假牙在某种程度上,就是园长的象征。这种心理,你们可以换个角度来理解,帮派争夺地盘,拿走象征对方身份的物品毁掉,是不是和杀了他是同一种程度的侮辱?当然,我不会只凭这一个理由就判断园长死于他杀。”

林乘璇走到鞋柜旁,指着摆在最外面的老人鞋,“你们再看这双鞋,两只鞋的脚掌前外侧均磨损严重,典型的前脚掌用力过度,表明死者的腰是弯的,通俗点说,园长是驼背,这一点,你们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“拨草瞻风,洞见底蕴”,是林乘璇在港做法医时,收到的最多评价,即便进门之前,叶书重对林乘璇颇多微词,此刻也不得不承认,单论法医身份来讲,她确实足够优秀,没见过园长,但讲出来的东西,与他们多年下来,对园长的了解不差分毫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