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番外一、True End(三十五)自救吗(有对正文剧情的解释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许愿到医院时,沈诏情况已经稳定下来,转到了普通病房。

她扶着门框踏进去,和正好出来的沈渊错身而过。她知道对方看了自己,但她此时眼里只看得见床上躺着的人,顾不上其他了。

白色的病床纯白如雪,托着呼吸绵长的沈诏,他双手交握在身前平躺,透着一股脆弱易碎感。

“诏诏。”

许愿见他脸上气色恢复得不错,胸口起伏也平稳,勉强放了点心,捡了把椅子趴在床头看他的睡颜。

他薄唇高鼻,已经是标准的成熟男人长相,只是在她面前,总还像个孩子似的黏着她撒娇要抱。

这个男人,分明是把所有的单纯、情爱,都一股脑地付出给了她,所以才表现得这样好骗。

她以前是怎幺对着这张脸说出那种嫌恶伤人的话的。

许愿摸了摸他高挺的鼻梁骨,贴着他温热的脸颊长长叹了口气:“傻瓜,是我对不起你啊。”

窗户关着,留了条透气的缝,寒风吹得呼啦啦作响,而她拥着沈诏,便有绵绵无尽的暖意传过来。

许愿没试过这种被情所伤的滋味,搂着沈诏的手臂一再抠紧,热泪终究还是从眼角淌下。

“你都想起来了对不对?”

“要是听得见的话,我就把你不知道的也一起告诉你吧。”

“爷爷要我在你面前留体面,可我不想再骗你了。”

“我不是好姑娘,你很早就在查的那家曾经抄底SKK,后来做空了江沈和SKK的离岸信托,是我全权协议持股的。收购明阳国际的细则也是我泄露给赵澜的,目的是要将江沈挤出吴阳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