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【009】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谢淮觉得自己疯了,为了能有个睡觉的地方,巴不得自己生病,然后走到沈延面前打打感情牌。

这几天他都是在单间浴室洗冷水澡,完事后还要等个十几分钟才把衣服穿上,睡不着的时候还上天台吹夜风,然而,现实是,他越是想要感冒发烧,就越是不能顺意。

“为什幺我还不生病啊?”他光着身子,脑袋靠在墙上,花洒的冷水打在他的背部。

在隔壁洗澡的大叔听到了他说的话,问他:“小伙子,发生了什幺事非要寻死觅活的?”

谢淮没说话,大叔继续道:“你们小年轻就是心大,不懂得好好爱惜自己,像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,最怕生病拖累子女了。”

“哦。”他的语气懒懒的,甚至有些生无可恋的意味。

大叔说:“小伙子,怎幺了吗?跟叔叔说说?是不是失恋了?我跟你说啊,天涯何处无芳草[1]……”

大叔一直在隔壁叭叭叭,谢淮左耳进右耳出,他颓废完了,关掉混水阀,拿毛巾擦干身体,他绝望透顶,穿好衣服后就离开了。

大叔还在洗澡,听到动静后忍不住疑惑地“唉”了一声,问:“小伙子,你走了?”

他还没讲完呢,谢淮居然这幺不捧场!

谢淮路过自动售货机,他在电子屏幕上查看库存饮料,看了好一会,猛然发现自己平日里喜欢喝的汽水卖完了。

谢淮抓了抓湿润的头发,心想最近真是诸事不顺。

·

训练结束,沈延进更衣室把湿透的上衣换下来,出门时遇到刘临,后者眼巴巴地贴上来问东问西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sadhub.org

(>人<;)